去大水塘赶街了一回
2014-7-21 16:44:24  来源:图说果敢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4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小薛去大水塘。听他们说,大水塘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的,如果开路虎车去,比较有优势
来果敢有大半年了,还没有去过大水塘。大水塘真的有一个大水塘吗?
    4月下旬的一天,我和小薛去大水塘。他们说,大水塘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的,如果开路虎车去,比较有优势,因为路虎车底盘高。如果开丰田车去,就怕到时路面不平,底盘会碰坏。小薛说,老刘的路虎车这一向不好开,方向特别重,可能是修理上出了毛病。最后还是决定开丰田车去。
    大水塘的路,就象是在山里扭天津大麻花。出了包包寨,一直就是上坡路。路上七弯八拐的,中间是铺的柏油,够一辆车通行,两边则是泥土。要是会车,就会尘土飞扬。有的地方设了护栏,有的地方还没有设。没设护栏的地方,真的是有点悬,就象是车在云中漂一样的感觉。下面是悬崖,我坐在副驾驶室,心里多少有点紧张,怪不得彥仔说不肯让我去大水塘,他说去大水塘很危险,出了事没法向亲人交待。既然决定去大水塘,那只得向虎山行了。去的时候,我没有看表,回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从那边上坡到这边下坡,翻越了几座高山,车速是40码(英里)左右,也就半个小时。
    到了大水塘,那是一条既有下坡也有上坡的地方。两边的铁棚房子,沿坡修建的商铺,就在这样的地方赶街。今天是大水塘的街子天,有幸和“安组织”一块来的。小薛介绍,“安组织”的总部设在泰国,是亚洲减少毒品危害组织的一个机构。他们有六个人,分别在小街、拱掌和大水塘设了三个点,每逢街子天,就主动来这三个点服务。既为艾滋病人免费诊疗、发放药品,也为普通百姓医治平常的感冒之类的疾病。他们是国际组织,他们的服务完全是免费的。能跟他们在一起交流,是感到很荣幸的事。他们最大的也就三十岁左右,最小的那个小妹才十六岁,是果敢的汉人。“安组织”的英文标识为“AHRN”。
    街子天很热闹,人来车往的,熙熙攘攘,各色商品,五行八作,什么都不缺。今年的果敢茶,获得了大丰收。一条街,有一小半铺面是在收购果敢茶。现在比明前茶要跌了许多,价格上就能体现出来。去年茶收购是300多一拽,现在是170左右一拽。我问了那个收购果敢茶的老板,一拽相当于中国的计量单位是多少?他说果敢的一拽,相当于中国的三斤三两。
    街上有很多的毛驴,也有很多的矮马。估计是山里种茶的人作为驮茶的交通工具。果不其然,一个大妈牵着一头毛驴经过,毛驴的背上放着两个篾框。能在果敢看见毛驴,也就不稀奇了。
    看见那个常常在双凤塔卖野味的老头,也在这里卖猪肉。他是湖南祁阳的,跟我们是老乡。他说,有野味的时候,就拿到老街去卖,没野味的时候,就在大水塘贩点猪肉卖。
    过来一个老婆婆,拄着拐杖,一双小脚特别扎眼。上前一问,有九十七岁了。她那双緾了的小脚,见证着苍桑的岁月。我们去跟她合影,她不住地点头,口里一边嚼着缅甸槟榔,一边说着什么,我没懂。
那边有卖斗笠的,我就去挑选。斗笠做工很精细,才10元,我就买了一个。天气虽然有点阴,但热浪还是有的。戴一个小斗笠,怎么样?
    有卖苞谷米的,还有一袋子红米。问了他这红米,他说不知道什么品种。这红米有点象我们过去吃的“农村58”。苞谷米是20元一咚。咋一就有点晕,什么是“咚”啊?其实,咚也是果敢的计量单位,一咚相当于中国的20斤。到了果敢,就如一拽啊,一咚啊,那是计量单位,一定要记着。
    卖农机的也很火爆,刚刚去看的时候,就买走了三台简单的揉茶机。经过询问,这里的茶农,认识了机械化的重要性,利用机械揉茶,比人工揉茶要节省时间和劳动力。
    小薛说,大水塘牛肉最好吃,一定要请我吃牛肉。走进那家铺子,有八九张桌子,店里的客人很多,估计也是来吃牛肉的。店里的水煮牛肉,有一大盆,份量很多,价格也不贵,才60元一份。我挟了一点尝尝,这味道只有贵州才吃过,太香了。其实,我不饿,看在水煮牛肉的份上,还是装了一小碗饭,因为带皮牛肉太好吃了。小薛说,大水塘也就这一家的牛肉好吃,还因为是带皮牛肉。以前我也尝试做过带皮牛肉,但没有这店里做的好,因为他做的这带皮牛肉,皮和肉都一样酥,入口感觉就是爽。
    到了大水塘,不去瞻仰抗日阵亡英雄纪念碑,就等于没来过。纪念碑在街子的最上坡处,左右有两个阶梯上去。走近纪念碑,上边刻的名字已经模糊了。看着看着,眼里潮潮的。多少果敢儿女,前赴后继,为了抗日捐躯。那些抗日阵亡英烈的名字和他们的故事,将永远在果敢地区传颂。
    大水塘是果敢的一个重要乡镇,总人口有两万多。这里居住着崩龙、德昂、傈僳等民族。随着果敢的文化、经济的大发展,已开通了水、电、中国通信,架设了电视差转台。老百姓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向上提高。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