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的演化与发展
2018-3-7 14:25:27  来源:国际资讯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古代陆上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沿浸、渭河河谷,经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南北缘和天山北部通向欧亚大陆深处。根据沿线地貌形势和城镇分布格局,丝绸之路的走向呈“莲藕状.分布。尽管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路线曾经频繁变迁.但是自汉代以来历经两千年形成的三条基本干道主要有南线、北线和新北线。
    一、陆上丝绷之路的基本线路
    古代陆上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沿浸、渭河河谷,经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南北缘和天山北部通向欧亚大陆深处。根据沿线地貌形势和城镇分布格局,丝绸之路的走向呈“莲藕状.分布。尽管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路线曾经频繁变迁.但是自汉代以来历经两千年形成的三条基本干道主要有南线、北线和新北线。
    丝绸之路南线出阳关经白龙堆、罗布泊,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沿塔里木盆地南缘和昆仑山北趁诸绿洲西行,从竭盘陀(今塔什库尔干)越葱岭通往西南亚;北线出玉门关,沿塔里木盆地北缘和天山南趁塔里木河沿线的绿洲西行,经政勒(今新获喀什)后翻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通往中西亚;新北线出河西走廊后向北穿过莫贺盐演{今噶顺沙漠),经哈密盆地翻越天山到达巴里坤,沿天山北越和准噶尔盆地《今古尔班通古特沙淇)南缘的绿洲地带西行,从往尔果斯山口翻越葱岭,直达中亚、欧洲诸国。
    除上述基本干道线路外,古代陆上丝绸之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不同的政治、军事态势和格局,还存在着诸如灵州道、夏州道、居延道、昆仑道、赤谷道及草原道等线路。其中,开通于东晋十六国时期的灵州道,繁盛于唐末五代的吐蕃对陇右的控制时期.基本路径为:长安一彬县一浸川一平凉一萧关(今宁夏固原北)一唐灵州(今宁夏灵武)(渡黄河,沿贺兰山南麓)一武威;居延道是西汉通匈奴、魏晋通柔然、隋唐通突厥和回鹤的道路,基本路径为:张掖沿弱水一巴丹吉林沙漠一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一蒙古离原。
    二、不同历史时期的陆上丝绸之路
    古代陆上丝绷之路的很多路段,自有人类活动始就存在,其沿线在不同历史时期由于受到政治、军事、宗教、文化以及地区自然地理环境等态势和格局变迁的影响而辟有不同的通达路径,并由于古代中国中原政权的文替变更,部分线路通道随之兴盛或沉寂,而断续的民族战争,又使得在不同时空限制下各条新路线的开通以及既有道路的废弃不时地交替上演着,其演变呈现出动态化、多元化的基本特征。
    西汉时期.来自欢古高原的北甸奴长期控制着水草丰笑的伊吾(今新疆哈密)地区,丝路上过往的商旅只好沿着敦煌到罗布泊之间的三陇沙、白龙堆等在沙漠中前行。但该地区特殊的雅丹地貌经常使商旅迷失方向,而且沿途缺乏必要的生活补给。自东汉初年中原政权打败北匈奴迫使其向西迁移后,中原王朝就攻占伊吾地区,丝路商旅随即改道由敦煌北上伊吾,即开通“新北道.。魏晋南北朝时期,罗布泊中心的楼兰地区水资源枯竭,城池荒废,沿线商旅则改由较煌南下,经部善、且末、情绝、于阂等地沿着塔里木盆地南缘通行。此外.魏晋南北朝时期南方、北方的对峙和诸侯创据,以及丝绸之路沿线的时局动荡都影响了河西等路段的畅通,促进了溯长江而上经益州(今四川成都)北上龙涸(今四川松潘),跨涅水沿*海湖湖畔的吐谷浑都城,西经柴达木盆地到敦煌或越过阿尔金山口到达部善地区的丝绸之路.青海道’形成。而青海的吐谷浑与淇北柔然民族政权往来友好.进一步促进了“青海道’的繁荣与发展,成为当时主要的东、西文通要道。
    隋末唐初.西突厥势力复盛.丝路文通再度被阻。7世纪中期,唐军攻灭西突厥后,中西文通达到空前的繁荣。洛阳与长安同为沟通中西丝绸之路的东端起点,并列为当时有名的国际都市。丝路文通至唐代达到盛,当时阿拉伯、波斯乃至欧洲国家的商人络绎不绝来到中国,载运中国丝绸等商品的骆驼队,仆仆风尘往来于天山南北道上。唐代诗人张籍在其休州词》中的诗句:“无数铃声遥过破。应驮白练到安西.,正是当时丝路繁忙情景的直实写照。同时,以跋涉干丝路上的骆驼为造型的唐三彩,也因此而闻名于世。
    唐代东、西两京,不仅通过丝路与欧洲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联结到一起,而且沿地中海地区的前俊马亚朝阿拉伯帝国《661-750年),从开罗通过北非沿岸西进。打开了前往西班牙、葡萄牙所在伊比利亚半岛的通路。
    中唐安史之乱后,吐蕃乘机入侵陇右、河西,陆上丝路受阻,丝绸作为商品,逐渐转由海路外传。南宋时期,随着东南沿海地区经济的迅速发展,以及造船技术的发达,海上丝路取代陆上丝路而兴。
    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等主要干线也并非相互独立,而是由许多分支线路相连贯。如丝绸之路出河西走廊后,从罗布泊地区西行,不经过车师前部,即可直接到达焉者;从西南行,沿和田可达于闻,向北越天山可达碎叶城;再如地处沙漠中部的塔里木河上游的干阂地区,因为河流稳定性较差,早期的商旅在寻求沿线水源补给的过程中开辟出了北上龟兹、姑里的两条支线,西向莎车、疏勒,南拓子合、竭盘陀等多条分支路线,将南北两道联系在一起。线路既可以从疏勒越葱岭,出大宛、康居、奄蔡,也可以从蒲犁越葱岭,出大月氏、安息,还可以从赤谷越山抵达乌孙等国。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