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对话
live chat
反映论原理与文学本质问题
2017-12-15 15:04:10  来源:国际资讯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
    文学本质问题在文学理论史上已讨论了两千余年,但迄今还聚讼纷纭。究其原因,就是由于缺乏正确的哲学思想来指导探究的缘故。所以,要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应该联系哲学的问题来进行考察,否则,一切努力都将是徒劳的。
    我们知道,哲学的基本问题是存在与意识的关系,因此,从哲学的观点来看问题,文学理论的最基本问题自然也应该是文学与现实的关系了。正是由于对这个基本问题认识的分歧,才派生出对于文学理论上一系列问题的不同解释,由此可见这个问题的重要。
    一建国以来.我们的文学理论界对这个基本问题解答一向是坚持以反映论为指导思想的。但是,由于分不清机械的反映论和能动的反映论的区别,在解释这个问题时的确存在着许多难以尽如人意的地方,如在不同程度上只强调了反映而忽视了创造,强调一r再现而忽视了表现,强调了创作过程中现实的客观制约性而忽视了作家的主观能动性。这种认识上的片面性,不仅使文学理论上的许多重要问题,如想像、情感、创作个性、艺术风格等,在我们的文学理论框架中都丧失了自己应有的地位,而且即使涉及到了这些问题,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作出具体、深人而令人信服的解释,从而使得理论失去了对实践应有的指导作用。从这样的实际情况来看,最近几年有些人提出批判文学理论中的机械的反映论,呼唤文学的主体性的复归,对丁克服我们以前文学理论中形而上学的片面性,帮助我们深人认识文学的内部规律,应该说是有积极意义的,在理论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也不是偶然的。但总观这一类文章,缺点也非常明显,表现在:一、许多论者都没有分清机械论的反映论和辩证唯物论的反映论的根本区别,不加分析地把反映论笼统地一概说成是“机械的反映论”,这样,就有意无意地把能动反映论也一起全盘否定了,从而使我们的文学理论失去了唯物主义的思想基础,分不清唯心和唯物的界线;二、在全盘否定反映论的基础上,他们又以主体与客体的关系来取代意识与存在的关系,把文学理论的根本问题当做是主客体的关系问题来加以论证,这样考察文学间题就离开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木前提。我们并不否认自本世纪以来,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主体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中的地位和作用的不断提高,使得主客体的关系在哲学上的地位日趋突出,从而大大地充实和丰富了认识论的具体内容,人们也不满足于停留在对存在与意识关系一般抽象的哲学论证上。然而,主客体关系是既不能等同又不能取代主客观关系的,它们作为实践过程中所形成的反映活动的两极,不仅互相依存、互相制约、互相渗透,而且都是在实践中产生出来的,是物质世界分化的结果。这就说明要正确地回答主客体关系的问题,还是要把它们放到存在与意识这个哲学基本问题的框架中来加以论证。要是我们否定了意识是存在的反映这个前提,否定了存在与意识这个哲学上的基本命题对于我们正确认识主客体关系问题的制约作用,就必然会导致把精神主体与实践主体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使人们对主体的理解趋向抽象化和“人本主义”化。这样一来,就必然会陷人另一种形而上学的片面性之中。
    我认为目前我们文学理论界许多积极提倡文学的主体性的人在理论上恰恰是犯了这个毛病。由于他们批判了反映论,否定了存在对意识的决定作用,片面地宣扬了作家的主体性,因此就必然得出文学不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只是作家想像的自由创造,离开了现实的基础来谈论所谓文学的超越性,并提出“充分的主体性和超越性才是文学的本质特征”。认为在创作中,“作家从内外各种束缚、各种限制中超越出来,其结果就获得一种内心的大自由”,这种自由才“是作为精神主体性的深刻内涵”。这种理论本来不无合理的因素,但是由于对作家“自我”作了过分的强调,也就使得它与上几年有人宣扬过的“自我的表现”的理论完全合流了。这种理论实在并不新鲜,早在200年前德国耶拿浪漫派理论家斯雷格尔兄弟等人就狂热地宣扬过。耶拿浪漫派理论家深受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费希特“唯我论”思想的影响,他们根据费希特的“自我”是惟一的实在,它创造一切,“意识本身就是自我最初的原始活动的这样一种产物,即自我自己设定自己的产物”①的观点,认为:‘。诗是无限的和自由的,它承认诗人的任意兴之所至是自己的基本规律,诗人不应当受任何规律的约束”,“这是创造的哲学,它以自由的思想和对自由的信念为出发点,它表明.人类精神强迫着一切存在物接受它的法则,而世界便是它的艺术作品”②。这种否定客观现实、片面强调表现作家主观现实即自我表现的理论,后来又为柯尔律治和斯达尔未人等所接受和宜扬,从而成了19世纪欧洲消极浪漫主义文学的理论基础。本世纪初,表现主义文艺思潮在德、奥和北欧等国兴起,自我表现又作为一种时犯的理论再度流行过。当然,在这期问,像黑格尔、别斯林基等人也运用过“自我表现”这个概念,如黑格尔认为抒情类文学是作家“本人的返射内视”,“它所特有的内容就是心灵本身,单纯的主体性格,重点不在当前的对象而是发生情感的灵感”。O别林斯基则说得更明确,他认为与作为“客观的、外在的诗”的叙事类文学相反,‘抒情类的诗主要是主观的、内在的诗,是诗人自我的表现”om但只要我们不断章取义地来稍加体会,就可以明白,这些话无非说明在抒情诗创作中,一切外部世界的东西,只有转化为诗人主观内在世界的东西,即诗人对于现实的一种感受和体验,才能在作品中获得表现;这里所说的“诗人自我的表现”,显然只是就抒情类文学反映生活的途径而言,它与以“自我”为本,把“自我”当做文学的源泉的耶拿派浪漫主义者和表现主义者的理论是有着根本区别的。
    我们之所以不赞成文学是作家自我的表现,文学的源泉在于作家的主观世界的观点,就是因为它在谈论文学创作中的主客体的关系的时候,完全离开了存在与意识的关系,即存在决定愈识这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足点,对于作家的主观地位和作用做了片面的、不适当的强调。在我们看来,作家作为一个精神主体与实践主体是分不开的。一切精神世界的东西归根到底都是主体在实践活动中对外部世界反映的结果。如同马克思所说的:“个人的真正的精神财富完全取决于他的现实关系的财富。..0所以,作家主观意识的丰富性从根本上来说都取决于他所处的现实关系的丰富性。要是我们在文学理论中把主观的东西与客观的东西对立起来,把“自我”看做是创作的源泉,离开现实基础一味地强调文学对生活的超越,这只能导致作家脱离严峻的客观现实,蜷伏在个人狭小心灵的深处,把微不足道的个人的悲欢当做是全世界,或一味按照个人的旨趣,到远古荒蛮的世界中去寻求那些原始的生活风情和文化习俗,甚至认为文学作品只有淡化时代背景,远离现实斗争,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具有不朽的价值。如果按照这一主张去进行创作,那只会使作品的内容陷于极度空虚而贫乏的状态,对于我们的文学创作的健康发展,是有百弊而无一利的。因此,这种观点遭到许多人的反对是理所当然的。

转载注明出自:果敢在线新闻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