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务型政府的理论墓础
2017-11-8 13:56:15  来源:国际资讯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
    当代世界主流国家和地区儿乎是共同一致地选择了公共服务型政府模式.与其说是山最发达国家率先进行的改革运动所促成,还不如说是世界潮流所使然更贴切一些。因为,可供选择的政府管理基本模式并不是无限多样的,能够在每一个历史时期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政府管理模式,必定是既具有本国特色,又更符合公共管理一般规律的。由于当今世界处于历史上各国相互联系最为紧密、开放程度最高、相互依赖程度也最高的时期,所以无论是在企业管理还是在公共管理领域,具有共同特征的东西也是最多的。公共服务型政府就是共同点集中在一起所形成的,因而它深具扎实的理论基础,值得认真对待。
    第一个为公共服务型政府提供理论基础的是于100多年前初步形成体系、其后又经历过几个重要发展阶段的公共行政学,是现代公共管理理论的基本形态。公共行政学(包括新公共行政学等学说)不仅使关于政府管理的理论研究确立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而且也从几个基本方面给今夭的公共服务型政府模式提供了Wf要的理论基础。公共服务型政府虽然是当代公共管理理论中最响亮的口号之一但它不仅不是对其以前的学说和理论形态的否定,相反它是在这些学说提供的重要基础之上得到确立的。
    现代公共管理理论为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提供的理论基础之一是从政治和行政的划分角度给政府功能的大致定性。虽然威尔逊、古德诺等最初的论述后来一再被质疑和批评,各国行政管理实践表现上也有不少差异,但如果不从绝对的角度看,宪政框架下国家功能的划分一般还是比较明确的。无论是看重权力制衡的价值还是看重管理分工的价值,行政的本意仍然在实践上大致做到单独存留下来并主要发挥行政本身的功能。这就决定了给公众提供公共服务是政府管理的最基本任务,这也是迄今为止人们评价政府管理的最常用尺度。当然,对公共服务具体范围和形式变化的争论是其后不断进行的事情,但服务本身,即使只主张国防、公共安全和灾难救助等“守夜人“职能的人们,对此也是不能否认的。
    从国家权力相互制衡和分工双重的意义上看,政治和行政的大致划分事实上都既是民主政治的重要构成方式,有利于社会公正的实现,同时又是公共管理迄今为止所能运用的最佳组织结构形式,有利于管理效率的实现。很难设想没有二者相对明晰的划分,现代民族国家、民主政治、市场经济体系和社会管理能正常运转下来。权力制衡带来公民权利的保障,管理分工使国家治理具有科学性,因而行政才可以高效运作,公共服务才可能适应不断增长的社会需求而快速发展。这就是这一理论基本的道理之所在。事实上,新公共行政学的观点和政策科学的兴起在努力突破政治与行政的大致划分,但其作用要么是使行政学和政治学关系更加紧密,要么是使公共行政学变成另外一门学问。无论观点和学科怎么样,二者相对划分的事实仍然没有改变。
    现代公共管理理论为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提供的理论基础之二是关于公共行政公共性的学说。公共行政或公共管理与私人企业管理的区别首先并非体现在“管理”上,而是在其性质上。私人企业是私人营利性质,它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它遵循的原则是等价交换。公共行政或公共管理则以全体公民的共同幸福为追求目标,因为政府是全体公民的公共的政府,它不能单独为任何一部分人服务,否则就是损害社会公正。按照登哈特的说法政府追求的应当是全社会的共享价值。这是公共服务的精髓之所在。政府追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就不可能在一般行政行为中遵循等价交换的经济学原则,而是要遵循社会公平、社会正义的政治学和法学原则。由于这个原因,政府行为的范围就受到严格限制:只能在公共领域行动,非特别需要和法律特别授权不能进人私人生产和生活领域,不能对其进行十预,否则就属于侵犯公民权利。而政府对公民权利不仅不能随意侵犯,还必须进行有效保护。做到这一点政府职能才算履行到位。
    政府在公共领域的最主要活动内容就是生产公共产品和提供公共服务,这也是“政府切人市场机制的惟一正当理由’。,这首先要求政府正确处理与公民的关系和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与公民的关系在政治学和法学上早己得到确立,迄今并无原则性异见。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经济学上却总是争论不休。传统上,政府对市场一般采取的是第三方的姿态,主要起着保护产权、维护秩序和公共裁判的作用,总体来说是超然物外的。但在完全自由市场经济出现严重问题并发展到垄断经济时代之后,政府公共服务职能以弥补市场失灵为由应社会强烈需求而发展起来,并成为介人市场机制的途径,把自由市场经济演变成混合市场经济体制。但非常确定的一点是,所谓公共产品或公共服务必须是因公共需求而产生并且市场机制本身是无法或不愿提供的,政府介人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如果市场机制本身可以提供这种产品并ft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有能力享受这些产品或服务,那么政府就不能以这样的名义进人市场机制。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比市场失灵更加可怕的政府失灵。这是当今公共管理学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一般表述。这应当是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之一。

转载注明出自:果敢在线新闻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