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对话
live chat
中缅边境赌场:人质家属群有70多人
2018-1-25 17:14:55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爸,我在缅甸赌场输了钱,欠了人家6万元。”1月14日,家在安徽淮北的老周突然接到了儿子周小虎的电话。
中缅边境赌场:人质家属群有70多人
“爸,我在缅甸赌场输了钱,欠了人家6万元。”1月14日,家在安徽淮北的老周突然接到了儿子周小虎的电话。在随后的微信视频通话中,老周看到23岁的儿子双手被绑、蹲在地上挨打。
此时的周小虎原本应在北京建国门外的一家公司上班,老周向北京警方求助后,确认儿子2天前真的从北京飞往了昆明,这才发现“出大事儿”了。1月17日,老周把从亲友处筹来的6万元打到儿子随身携带的银行卡上,第二天云南瑞丽警方在中缅边界的中方一侧发现了被送回来的周小虎
在面临同样遭遇的人看来,老周这次赎回了儿子,算是一次“常规操作”。2016年左右开始,曾经一度淡出人们视野的“缅甸赌场绑架”开始在云南瑞丽的对岸死灰复燃,被绑架者往往被“国外高薪劳务”等诱饵骗至缅甸赌场,家属如果不缴纳“欠下的赌债”,被绑架者会面临各种身体摧残。
大家都迫切地想到“那边儿”的情况,看到陈强的手背、胳膊和身上有多处烟头灼烧的痕迹,右手小拇指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家属们纷纷担忧地询问,是不是被拔了指甲。
“这块指甲是他们用打火机烧的,因为交不出钱,他们让我举着手,用打火机烧,手一旦动了,就是一顿棒打。”陈强隐约记得,自己被烧了将近半分钟。
“我们家拿不出钱,他们就只能打我泄气,和我关在一起的还有十几个人,这算是‘杀鸡给猴看’吧,很多人看见我被打,就催着打电话让家人打钱。”陈强说。
位于云南瑞丽市区东侧的姐告口案,是云南省最大的边贸口岸,满大街的缅甸文招牌和穿梭的缅甸边民,让这里充满了异域风情。瑞丽市公安局姐告分局国门派出所距离中缅边境的直线距离只有400米,派出所院子大门内左侧的空地上,支着一个遮阳棚,在绝大多数时候,对坐在这个棚子底下的人来说,并没有欣赏这份异域风情的心情。
刘斌在派出所的遮阳棚下等待被绑架女友的消息
1. 颤抖的被绑架亲历者
1月20日,国门派出所院子里遮阳棚下面,七八个人将刚刚从缅甸逃回来的陈强围住。
经历了19天囚禁的陈强此时的手依然不住地抖,别人递过来的香烟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24岁的陈强在2018年的前19天,遭遇了被烟烫、被打火机烧、被电击、被棍打,甚至亲眼看到同样被绑的人吃掉了自己的便溺。
或许是看到陈强实在没有油水可榨,19日下午,绑架者先后换了三辆车,将陈强和其他4个人送出缅甸境内。绑架者对陈强的说辞是,因为自己“黑”了老板的钱打算跑路,陈强等几个还没有交钱的人因此得以逃脱。
在遮阳棚等候的人群中,有陈强的同龄人,也有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人,他们赶来国门派出所报案的情形几乎都一样——自己的亲友在缅甸被人绑架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