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对话
live chat
“缠足”女子的一生缅甸华人
2017-12-19 13:56:43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当小草mm在网上看见这个奶奶时,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因为她太像小草mm过世多年的奶奶,有些腼腆而又开心的表情,是那一代奶奶们的标准表情,思念犹如滔滔江水,扑绪而来。
“缠足”女子的一生缅甸华人
当小草mm在网上看见这个奶奶时,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因为她太像小草mm过世多年的奶奶,有些腼腆而又开心的表情,是那一代奶奶们的标准表情,思念犹如滔滔江水,扑绪而来。
在小草的记忆中,奶奶是一个很好强又独立的人,一生都是坦荡荡的活着,16岁嫁给爷爷,不争不抢做自己该做的事,奶奶常说“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有多少能力就做多少的事”,奶奶生了9个孩子。
据说爷爷的哥哥曾在果敢当官,爷爷一生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在二战那个暴乱的年代里,在杨家土司被其他人反攻时,奶奶和亲属带着儿女连夜逃离了果敢那个生活了八代人的地区,起初搬到当阳那边一个叫“来地山”的高山上,那时候的果敢人只会种鸦片,不会种其它粮食,在那个寒冷的“来地山”,所有迁移的果敢人也都以种植鸦片为生,其实他们也仅仅只是拿鸦片换取粮食而已,再后来慢慢的他们学会了种植玉米、种植山谷。
在那个地方居住了些年,爷爷在那里过世了,据说爷爷过世时53岁,后来罗主席的怒江新村建立了,奶奶带着未婚的爸爸和姑姑们搬到现在我们居住的村里,儿子成家了,总是要分家的,四个儿子一个母亲,怎么分呢?每个母亲其实都会选择年幼的儿子家,奶奶以小草mm年幼为由,选择了我们家,其实小草mm跟堂哥他们是同年的说,O(∩——∩)O哈哈哈~
话要从分家以后开始说起,据妈妈说,小草mm三个月大,奶奶就背着我带着一点白糖和米饭去地里干活了,爸妈则去给别人地里打工,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脑袋上都是被蚊子亲过的大包,老妈是既心疼又无奈,因为家穷啊
小时候总问奶奶,为什么奶奶的脚和妈妈的脚不一样呢?奶奶总笑笑说,“等你长大了奶奶告诉你”。慢慢的长大了,奶奶和隔壁奶奶聊她们的故事我才明白,那是一种极尽折磨女人的痛苦,“裹小脚一双,流眼泪一缸”。
缠足从3至5岁开始,花3至4年的时间才初具模样,缠脚前以热水烫脚,趁着脚还温热,将脚拇趾外的四个脚趾向脚底弯曲,紧贴脚底,并在脚下趾间涂上明矾,时间一长,脚缠得弓弯短小,使脚底凹陷,脚背隆起,脚的长度会被缩短,也就是说女孩在还没走稳路就要开始了极度痛苦的裹脚流程。
变形的双脚,不知道美从何而来
隔壁奶奶说她缠脚的经历:她大妈妈用织布机上的“射通”,横垫在她的脚腰下,让脚腰凸起。然后裹扎起来,逼她走路。慢慢的,脚腰被“射通”凸断了,一个多月不能下床走路,虽然脚腰折断了,但她的脚仍然臃肿难看。她母亲唠叨:“你这双男人脚,怎么还不烂?”她奶奶也说:“难烂了,该使用法子了”。
于是,她母亲在她奶奶的指导下,找来半个瓷碗,砸成碎片,放在她的脚底、脚腰、脚面上,再用缠足布包裹起来,套上小鞋,让她下地行动,她的脚被划破了,血迹从缠足布中渗透出来,变黑,发腥,发臭,这也就是为什么隔壁奶奶并不能走太远的路。
随着时间的推进、时代的进步,女子不再为了那个千年陋习而承受裹脚痛苦时,奶奶也跟着潮流解放了她从小就捆板的双脚。
奶奶是一个非常通明的人,我们果敢老一辈人有很多流传的老规矩,比喻说媳妇不能进正堂吃饭、弟媳妇不能和大伯或小叔说话、在喜丧场合里妹子不能跟哥哥或弟弟同时出现在打歌队伍里、男人衣服不能和女人衣服洗在一个盆里、不能晒在同一个地方,还有很多规矩,小草mm也记不得那么多了。奶奶认为这些都是不合理的都需要改掉的。
再比喻说,在我们那个地方经常穷得几个月吃不起一顿肉,但是在7月半供祖先的时候必须献三牲,12道菜等等,奶奶常说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给你们改改。
奶奶一生有着太多太多历练,也有着太多遗憾,还记得亲戚来看奶奶时跟奶奶说去了昆明开了眼界,那时候奶奶很羡慕,总对我们说好好读书,将来有钱了带奶奶也去一趟。当我们被人欺负时奶奶说,还仇不如看仇,要我们好好做人,人在做天在看,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当我们被人看不起时,奶奶说我们做人要有骨气。
奶奶常说穷不探亲,我们穷要穷得有骨气,很多人不明白其他三个伯伯家都比我们家经济条件好很多,为什么奶奶老了不跟儿子享清福,而要跟着我们受苦受累,还记得小草mm 8、9岁的时候大伯来把奶奶接过去他们家住,说奶奶受苦了一辈子应该要享福享福了,对于从小跟奶奶长大的小草mm来说是非常舍不得的,每天都跑去问奶奶什么时候回家,还记得跟堂姐吵架,说奶奶是我们家的奶奶,堂姐说奶奶也是她们家的奶奶。
O(∩——∩)O哈哈~后来大妈在看见小草mm的时候就说奶奶以后不回去了,奶奶要在他们家长住了,奶奶想回我们家,大伯死活不同意,大妈甚至禁止小草mm去他们家,说奶奶看见小草mm就想回家了
奶奶在大伯家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有一天小草mm爬大伯家墙进去看奶奶,其实大妈也不会真的阻止我进去的,爬墙只为淘气而已,还记得那天悄悄爬墙进去跟奶奶说,家里那个老母猪生孩子死了,奶奶一家里唯一的母猪竟然死了,肯定是爸妈没时间好好照顾。
奶奶偷偷摸摸的假装散步就回我们家了,O(∩——∩)O哈哈哈~还记得到晚上的时候大伯和大妈拿着奶奶的行李送来给奶奶,大伯跟大妈气哄哄的把小草mm给教育了一顿。
随着时间的流逝,流传了一千多年的裹脚习俗将随着奶奶们过世而消失在人类文明长河中。
看见这些奶奶们,我就仿佛看见了在天堂里的奶奶。奶奶你在天堂里还好吗?假如真有来生我还愿做你的孙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