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乾坤大挪移
2017-6-27 18:44:08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
“闪开!“我在李辰辉和保安的拉扯下走出学校大门。
“怎么样!“等在学校门口不远处的同学迎上来急切的问道。
“同样!“我的心情已经跌入奥伊米娅康的寒谷中。
    ,,天年度英才啊!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兄弟们,下一站!“李辰辉拍拍我的肩膀我被爱情整垮了,我被梦想中的大学遗弃了
    我都忘了漫长的暑假是如何度过的,看看手中即将引娜我的烟蒂,袅袅轻缕,徐徐腾空,似乎只有它了!很自然地烟成了我的剖}e
    第一次我尝试了在云M-里沉醉,也许这才是真正郁闷的发泄地轻轻的点燃那支不属于自己烟卷,看看那被强性拉入自己身体的呛鼻的白气J,我明臼我这一生将会有它陪伴口在我需要的时候它会在我身旁任由我肆虐的燃烧!
    我开始同情理解那些躲在学才剑FQ1所里抽烟的朋友们,也许你们的叛逆压抑在这时才能得到释放,做回真正的自己于是我们都选择了它。
    我曾看过一段网络文字,是这样说的,我一直很崇拜这段文字的发起者,有机会我会拜会他一下:
有时候是一种氛围
有时候是一种悲哀
有时候是一种无奈
有时候是一种寄托
孤独时,烟是唯一的陪伴
围聚时,烟是无声的语言
思考时,烟是依赖的习懊
郁闷时,烟是痛快的自虐
烟,是指间的宠物,唇上的玫瑰,肺里的情趣,心中的酸楚不在于同流,而在
于合‘污:不在于时髦
而在于稿劳;
而在于味道。
是一种堕落
一个青年,一支烟,是一种颓废
一个男人,一支烟,是一尊雕像
是一幅画面一群男女
一只猩猩
一包烟
一支烟
是一种场合
是一种嘲笑
我觉得现在我就是一只叼看烟的猩猩,或许说是拂拂?
,,学设计?你确定!“我从被窝里做起来,筒那边的李辰4以乎早已猜到我的反应
’’你还要等补录么?”我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不知说什么。
’,什么年代了,现在大学多的就像1I女,给钱就上!”
’,我不要月i女!‘’我肯坚定的说道!
我打开电脑,坐下来好好想想自己,回望这断时间只有模糊或者说迷糊
想起一个终结一个时代一个过程却不能奢望
往往就是这样背负很多顾虑很多明知道的绊脚石
却硬要跟个口口似的往上踢就这么过了好久…好久了
谁能清醒,我是懦弱的,需要解开,或者说—释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