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时期之缅甸生死一线
2017-6-26 18:18:24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
缅甸地形极其复杂,高山环列,河流交错,茂密的热带丛林遍于全境,交通十分困难,这些对机械化部队运动作战极为不利。炎热的气候,也叫人难以忍受.虽然是二三月份,气温常常高达40't.中国军队缺乏热带作战的装备,有些还穿着厚厚的冬装呢.
    日军虽然还在缅甸南部,但是,奸细早已渗透到北方.一般来说,缅甸老百姓对中国没有什么冤仇,但他们恨英国人.英国殖民者已经统治缅甸一百多年.日本人心怀匠测,到处张贴传单:“是赶走万恶的英国人的时候了”,“日本军队帮助缅甸独立”.
    这种话,要是日本人自己说,老百姓恐怕不大相信.而他们收买了不少缅甸和尚,让和尚帮腔.缅甸是个佛教国家,嗜教如命,和尚的话就是佛爷的话.于是,老百姓大多倒向口本一边。中国远征军所到之处,除了华侨,当地缅人望风而逃.对此,官兵们大惑不解:我们来帮你们打日本,你们跑个什么劲呢?
    中国人哪里知道,在缅甸人的眼里,自己已经被看作英国老毛子的帮凶.
    谁也不知英国人葫芦里卖什么药.铁路在他们手里,输送中国军队的列车走走停停,有时火车头莫名其妙地被人调走,中国官兵被撂在铁路仁,一等就是好儿个小时.与此相反,一列列满载英军的列车在仓皇后撤.而一些缅奸,到处捣乱,放火,投毒,挖铁轨,袭军车,搞得鸡犬不宁.
    中国军队语言不通,地形不熟,气候不适,情报不灵,这时才强烈地感觉到:我们原来是一支外籍军队,在别国土地上打仗。杜幸明自己更是倒霉透了.他的专列离开腊戍没走多远、遭到缅奸暗算,道钉被松开,列车被颠覆,杜幸明被摔得满脸是血,遍体鳞伤.他是远征军副总司令官,但总司令卫立煌因故一直没有到任,他以副代正。大权在握.没想到重任在肩的他,刚刚披挂上阵,便马失前蹄,栽个大跟头。
    幸亏没伤着要害,车窗玻璃把他脸划惨了,横七竖八好几道血口子,医生只好用纱布把整个脸部紧紧裹起来,只留下嘴巴、鼻孔、眼睛几个小窟窿眼.
    可怜的杜副总座成了个“布面人’.急得他鼻孔直哼哼,眼睛直冒火。
    远征军先头部队第200师千里跃进,辗转半月,3月8日开抵缅南重镇同古.
    刚刚从英军手中接过城防,就传来仰光失守的坏消息.
    脸上的伤口还未彻底长好,杜幸明扯下纱布,匆忙赶到同古部署作战.
    3月19日,战斗在同古外围打响.日军第55师团乘攻占仰光之余威,气焰极高.我军初露锋芒,打得漂亮.第一天,歼敌300人.
    之后,日军向同古急速增兵.3月21, 22日,日军出动350架飞机,摧毁英国在缅甸的全部空军。
    缅甸天空首先宣告陷落。
    日军以优势兵力和绝对制空权,开始合围同古.中国远征军援兵受阻,第200师孤军奋战,伤亡惨重,3月30口被迫弃城突围.
    中国远征军千军万马浩浩荡荡而来,可是第一个回合就打了败仗.4月的缅甸,赤日炎炎,褥暑熏蒸,加上狼烟滚滚,战火燃烧,燥热得让人喘不上气来.
    杜幸明乘坐的黑色雪佛莱轿车,夹杂在混乱的队伍中,缓缓后撤.
    一路_L,烟尘弥漫,人马喧哗.不少人开始骂娘.
    如此炎热的夏天,坐辆“雪不来’车,真让人扫兴.车速很慢,走走停停,车内热得象蒸笼.杜隶明脱下军柑,解开衣扣,仍然大汗琳漓.尽管如此,车窗的玻璃关得紧紧的,还拉上咖啡色的厚窗纱。副总司令宁愿闷在车内,也不愿看到窗外的混乱景象,和到那刺耳的骂声.
    杜幸明现在需要冷静的思考。
    坐在昏暗的后排沙发上.他微合双目,思绪汹涌澎湃。
    同古战败就跟他在腊戍的车祸一样,来得这么突然,这么可怕,一下把他手中最强的一个战斗师打垮。但仔细一想,首战受挫是必然的,也是值得的.由于英国人拖延,中国远征军出兵太晚,途中输送又慢,赶到同古,立足未稳,就一与敌军展开遭遇战.日军以四倍于我的兵力,还有制空权,是想一口吃掉第200师的.第200师血战3天后,虎口突围,把日军打得傲嗽乱叫.很不容易了.第200师虽然打惨了,但他们在同古死守,为主力集结赢得10天时间,于全局有利.
    现在好啦!中路第5军主力已经在平满纳附近完成战略集结;东路第6军己前出至棠吉、罗衣考一线,与中路成椅角之势;战略预备队第“军也在跟进。口前,蒋总司令已电示机宜:“如同古完全失陷,拟即在平满纳附近相机决战。”
好戏在后头。在平满纳大干一场吧!
    杜幸明胸有成竹,满是伤疤的方脸上掠过一丝笑容。
    ‘雪不来’在颠簸中,继续向平满纳方向行驶.气温越来越高,车门摸着直烫手,车内尘土飞扬,但杜幸明的心情却平静多了。他不慌不忙地仔细谋划着平满纳会战的每个细节。
    平满纳和同古一样,处于缅甸中轴线上,南北贯穿全缅的唯一一条铁路干线,从南端的仰光起,向北依次经过同古、平满纳、曼德勒到达缅北密支那.同古失守后,平满纳成了抵挡日军北犯的战略要冲.按会战计划,第5军主力将日军渐次吸引至平满纳附近山地.尔后,东路之第6军、西路之英军向中央靠拢,形成合围态势,一举集歼敌军主力,进而收复同古、乃至仰光.
    把整个会战过程推演一番后,杜幸明情绪激动,心族飘荡:平满纳会战十拿九稳,一定能打个震惊中外漂漂亮亮的大歼灭战,不仅超过前不久的昆仑关会战,而且东汉大将班超远征西域的疏勒会战、北宋狄青荡平西夏的a州之战都将为之失色.中国军队国际声誉之确立当在此举!
    思来想去,杜幸明唯一对英军不大放心.缅战以来,英军的表现令人担忧。2月间,在锡唐河以南地区,7000英军被俘。3月里,不战而放弃仰光.之后,一路后退。不知他们退到哪里才是尽头.平满纳会战指望英军担任西线作战任务,靠不靠得住啊?
    对英国人留点神!杜幸明暗中警告自己.
    血色黄昏中,尘裹土封的“雪不来’车,拖着一身疲倦,开进了平满纳城。远在重庆的蒋总司令,日夜关注着缅甸作战.除了利用电台遥控指挥,而且接二连三地向前线派遣指挥官.刚出国时是杜幸明负全责,到腊戍加派史迪威,不久,又派林蔚领军委会滇缅参谋团进人缅甸,从旁襄助。到平满纳会战前夕,4月I1日,罗卓英走马上任,代替因故一直没有到任的卫立煌担任远征军总司令.
    中国远征军还是三个军,但指挥班子已经增加到4套.床上架屋,互相掣肘。杜幸明心中抱怨蒋介石:
    校长,你让学生谁的啊!
    正当杜幸明心有怨言,左右为难之时.平满纳会战打响了。
    廖耀湘新22师,按预定计划在斯瓦河地区逐次抵抗,且战且退,一步步将由同古北犯的日军吸引至平满纳附近.日军发现上当,4月17口起,向平满纳我军既设阵地猛攻,我军沉着应战,奋勇杀敌。平满纳城卜,日军约2个师团在我第5军拦截下不能动弹.
    此期间,远征军游击司令黄翔率领的部队深人敌后,捣火车,炸桥梁,袭击机场,破坏敌人运输线,搞得日军心神不宁,草木皆兵.
    鱼儿已经上钩。只等我东西两路包抄过来,日军就溜不了!
    平满纳城内,杜幸明盼星星.盼月亮,望眼欲穿,等待’各路大军会合.然而,他等到了什么?
    他首先等来了西路英军败退的消息.在日军第33师团进攻下,数万英军士无斗志,争相逃命.先是放弃普罗美,继而扔下阿兰庙,甚至闹出仁安羌地区7000名英军反被千余日军包围的笑话.
    紧接着,东路也传来凶讯.日军56师团突然从毛奇北犯。我第6军逐次投人兵力,杯水车薪,抵挡不住日军进攻。日军连下棠吉、雷列姆.4月19日,第6军有一个师在罗衣考地区下落不明,我一个整师的兵力忽然“丢’了.
    战局骤变.把日军吸引在平满纳的第5军,反而陷人敌军三面包围的危急之中。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面对危局,史迪威、罗草英、林蔚与杜幸明四个指挥部之问文电交驰,经过一番磋商,争吵,最后决定:
    放弃平满纳会战.
    4月18日晚10时,杜幸明向第5军下达了突围的命令。
    这是缅甸开战后,他下的第二道突围令。与命令第200师放弃同古的命令前后只隔19天.
    缅甸作战,如同一次又一次截肢手术,侮组织一次会战,就后退一大步。
    放弃平满纳会战后,蒋介石命令远征军立刻组织曼德勒会战。
    曼德勒亦称瓦城,是缅甸故都.400多年前缅甸阿瓦王朝建立时,风水先生就看中了曼德勒,把首都定在这里。至今城内还保留着气派堂皇的皇城,其规模气势及建筑风格,可以和中国紫禁城媲美。曼德勒位于缅甸正中央,从密支那至仰光的铁路,到曼德勒正好走完一半.缅甸最大的河流伊洛瓦底江从城外流过。古往今来,曼德勒皆为用兵之地.
    中国远征军把赌注最后押在曼德勒会战.、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