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的原始社会
2017-6-24 16:10:43  来源:缅甸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
1925年,英国浪曼士公司出版了英国人G.E.哈威的《缅甸史》[3],此书集1925年前缅甸史研究之大成,数十年来一直受到许多东南亚史学者的推崇,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有了姚楠先生的中译本(新中国成立后经译者和陈炎先生修订,在1957和1973年两次再版)。
哈威的《缅甸史》自出版到现在已经有80年了。80年来,历史学已有了巨大的发展,缅甸史研究也取得了许多进展。哈威80年前的旧作尽管有许多不足,但还是治缅甸史者常用的参考书,甚至仍被不少人视为缅甸史的权威著作,这主要就在于虽然哈威关于缅甸历史的看法已陈旧过时,但此书在材料上仍很有可参考之处,特别是大量使用了1920年前有关缅甸研究的碑铭等第一手资料,迄今它仍然是引用缅甸古代史料包括《琉璃宫史》最多的著作(哈著原著英文书名为《缅甸史,从远古到1824年3月英国人征服的开始》,下限只到1824年,只能看作是一部缅甸古代史)。
自从哈威的《缅甸史》出版以来,对缅甸历史的研究无论在广度上还是在深度上,都有开拓和扩展。本文将概述这80年来的缅甸史研究。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本文和深入研究缅甸史,笔者把缅甸历史的分期分为原始社会(远古至公元前后,缅甸早期国家出现之前)、早期国家(前蒲甘时期,公元前后到公元11世纪中叶,其社会性质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我认为系早期封建社会)、封建社会(11世纪中叶至1824年)、三次英缅战争和缅甸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824~1885年)、英国统治下的殖民地社会(1886~1947年)和独立以来的当代缅甸社会(1948年至现在)这六个时期,按此分述在各个时期缅甸史研究上所取得的进展。
一 缅甸的原始社会(远古至公元前后)
哈威的《缅甸史》开卷第一章“1044年前的缅甸”,只是扼要地叙述了现代缅甸各主要民族的来历和关于1044年前缅甸历史的一些传说和骠国的历史,完全没有谈到缅甸的原始社会史。
1930年代以来,考古发现丰富了人们对缅甸早期历史的认识。早在1930年代初,在上缅甸沿伊洛瓦底江流域就发现了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科金·勃朗的《缅甸的石器时代》[4]和H.兰克的《缅甸旧石器时代人》[5]两文首先对此作了论述。接着,考古学家莫里斯又发表了关于缅甸新石器文化的考古报告,提出从缅甸北部的克钦山区到中部的马圭,都有新石器时代的遗存出土[6]。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后初期的动乱使得缅甸的考古工作陷于停顿。1948年缅甸独立后,特别是1960年代以后,缅甸考古学家又发现若干重要的史前文化遗存。1969年,缅甸考古局在掸邦东部的帕达林发现原始岩画[7],这是在东南亚大陆地区首次发现的原始岩画。1972年,缅甸考古工作者又在缅甸中部的良吁镇区勒班奇波村发现大批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存,仅出土的石器就有140多件[8]。
尽管我们所知道的已发现的缅甸原始文化并不算多,但是这些发现已使人们能对缅甸的原始社会勾画出一个大致的轮廓。
二 缅甸早期国家(公元前后到11世纪中叶)
从公元前后到公元1044年蒲甘王朝建立,在现今缅甸土地上曾出现过若干个国家。在南部有孟人建立的国家,北部和中部有掸国、骠国,9世纪后又兴起缅人建立的蒲甘国,在西部则有阿拉干国。哈威《缅甸史》把这一时期都纳入“1044年前的缅甸”,卢斯则称之为“前蒲甘时期”,这两个表述的缺点是未能体现这一时期缅甸历史的特点。无论是从文字记载(主要是大量的中国古代文献记载)还是根据缅甸国内考古发掘的成果分析,我们都有理由认为,这一时期的缅甸史是以骠国为主的缅甸早期国家的历史。
缅甸最早的国家出现在公元前后,其确切年代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在1925年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研究骠国历史主要依据中国古代文献记载。1937年,著名的缅甸史学者、英国人G.H.卢斯根据考古材料并参考中国史籍中的有关记载,撰写了《古骠国》[9]一文,首先对骠国历史作了较为全面的论述。我国学者陈序经先生1962年发表的《骠国考》[10]一文,则对骠国历史作了更为全面、深入的研究,该文对“骠”的由来、骠国的兴衰、疆域、民族(原文称种族)、物产等一一作了细致的考证,并论述了骠国的宗教和文化。赵嘉文的《骠人族属新议》一文[11],从民族学的角度对骠人的族属问题作了新的探索。作者对过去中外学者所持的骠人属于藏缅族系民族的传统看法提出了异议,认为骠人是孟高棉族系的民族。这一新见解虽然还缺乏足够的依据,但是,对于探讨骠国乃至这一时期的缅甸民族的历史无疑是有意义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