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民族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2014-8-4 23:42:59  来源:果敢本地新闻 【字体: 】 浏览:
本文摘要:在商业领域,商品的定位准确与否,往往关系其投放市场后的盈亏。一个人的自我定位,同样对其人生成败起着关键作用。纵观世界各国,皆有自己的战略定位。

果敢民族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作者:王子瑜

在商业领域,商品的定位准确与否,往往关系其投放市场后的盈亏。一个人的自我定位,同样对其人生成败起着关键作用。纵观世界各国,皆有自己的战略定位。有了明确定位,才能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使人避免在自己先天弱势的短板之上,浪费精力和时间。所谓“定位”,包含着对自身最高价值的评估,也包括清醒判断自身优缺点之明智,从而使得坐标与目标二者都清楚明确。因此,果敢人也需要对自己的族群身份和价值追求明智定位,方能实现该族群的利益最大化。

当前,几个较大的果敢人群体,各有各的族群定位。比如:

一、以罗星汉为代表的生产生活在缅政府辖区内的果敢人,其组织形式为“果敢文化会”、“果敢同乡会”等民间社团。虽组有政党,但欠缺感召力和影响力。

二、以白所成为代表的成长生活在果敢本土的果敢人,其组织形式为权力受限的“果敢民族自治区”行政管理委员会。

三、以彭家声为代表的拥有武装部队和政治组织的果敢人,其组织形式为“缅甸民族正义党”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

据笔者观察,以上三者的族群定位大致可分为下列三类:

一、果敢文化会的定位大体为:绝不走“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老路。坚决远离政治、刻意逃避政治,一心依靠“强大”的缅军和缅政府,谋身不谋国。以财谋身,埋头经商赚钱,努力融入当地社会,做缅甸的良民,不求参与国家制度建设,也不在乎谁当将军、谁当总统,只求过好小老百姓的日子。

二、果敢民族自治区的定位大概为:胳膊拧不过大腿,鸡蛋碰不过石头。面对“强大”的缅政府能低头就低头,能弯腰就弯腰。对缅政府官员采取敷衍之术,阳奉阴违。用大把人民币蒙住驻果敢地区的缅政府大小官员的眼睛和嘴巴,巧妙游走于灰色地带,偶尔打打法律擦边球,埋头发财,以财保命,以财谋权。

三、同盟军的定位大略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绝不接受整编,绝不相信缅军的口头许诺和单方面协议。(果敢www.miandianguogan.com)无论任何时候民族政权不可放弃,民族武装不可解散。在不分裂国家的基本政治框架下,始终坚持各种形式的斗争,以政治和军事手段夺回民族政权,实现果敢民族高度自治。由果敢人自己治理果敢地区,由果敢人来决定果敢人自己的前途命运。

上述三类果敢民族定位,均有认同者和支持者,并各自瓜分了一部份果敢人的政经力量,彼此间不是形成互帮互助,而是相互制约,这正是笔者所谓的“分裂式弱化”。

果敢民族的定位在明确该族群的坐标与目标的同时,还具有感召和凝聚果敢人心之作用。定位一旦明确,就可以为该民族所有活动指明方向。同时,也能起到自我推销的作用。理论上,谁的定位能够实现果敢人的利益最大化、体现果敢人存在价值的最高化,谁就能号召更多的果敢人团结起来;并获得更多的同盟者、追随者和支持者。但实际情况是,人民群众一般多为目光如豆的投机份子,喜欢趋炎赴势,逆来顺受,或坐享太平。大多不愿选择参与从事有危险的抗争或革命。因此,“最高价值”与“最大利益”的定位并不足以对普通群众构成强大的吸引力。唯有利益变得可视化或触手可及的时候,群众才会买账,才会积极加入。《政治是每个人的事业》一书中作者表达了这么一个观念:“现代民主政治的建立不是靠圣人或领袖人物,而是依赖于高素质的精明公民”。纵观全球,举凡伟大的国家,必有伟大的人民参与建设,否则,再强壮的独木,也长成不了
一片森林。

故定位者,既不能妄自菲薄、鼠目寸光地定个毫无雄心壮志的小目标;又不能狂妄自大,定出个自己根本不可能达成的愿景,把幻想当作理想来行销。行文至此,笔者不得不承认关于果敢民族的定位问题,自己并没有什么明智的建议或独到见解。只是隐约感到,值此缅甸国家处于变革之际,果敢民族定位问题,是关乎果敢人的生存与前途命运的大问题,值得每一个果敢人认真思考。

    相关内容